• 新年旺财大礼包,100%返利! 2018-03-26
  • 斯柯达新SUV柯珞克3月19日上市 将推4款车型 2018-03-26
  • 北师大赵峥教授未得诺奖掩盖不了霍金对人类的贡献 2018-03-26
  • 60岁以上摔倒有个“正确姿势”,关键时刻能救命! 2018-03-26
  • 茅台袁仁国:贵州酒企既可战略重组 也可"软合作" 2018-03-26
  •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图书上市 让诗意在墨色间流淌 2018-03-26
  • 历代火影专属战衣大盘点 卡卡西最尴尬战衣也凄惨 2018-03-26
  • 网络文艺,不止“网络文学” 2018-03-26
  • 民航局局长领衔北京新机场运营筹备小组--旅游频道 2018-03-26
  • 货币基金也现乌龙指:操盘手一键下去 三百多万没了 2018-03-26
  • 大消费板块受青睐 这些股特大单净流入居前 2018-03-26
  • 博通正式放弃收购高通 科技行业最大并购案流产博通高通收购 2018-03-26
  • Zhang firmly focused on Web.com reward 2018-03-26
  • 民调显示多数香港人对经济有信心:加强与内地联系是动力 2018-03-26
  • 熬夜易怒最伤肝!爱肝护肝按四步走 2018-03-26
  •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» 恐怖小说 » 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列表 » 章节目录 第1746章 天才怪物

    章节目录 第1746章 天才怪物

    文/MS芙子
    推荐阅读:光辉龙羽 我的23岁美女总裁 重生之傲世人生 都市美女保镖 星程攻略 极度尸寒 开挂偶像 医药 空城多寂寥 灵渡
    一听到梅园,兰楚楚瞬间睡意全无。

        她甚至顾不上自己产后还未恢复的身子,挣扎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梅园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闹鬼,闹鬼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那侍女哆哆嗦嗦,连话都说不利索,好不容易,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梅园已经被兰楚楚封闭很久了,除了几个园丁和偶尔去采集梅枝的侍女,鲜少有人经过。

        哪知道前晚,有一名侍女和一名侍卫胆大,在梅园里偷偷幽会。

        刚到了一半,那侍卫就惨叫了一声,被一个黑影给抓走了。

        那侍女吓得昏死了过去,天亮醒来后,只发现了那侍卫的衣服和靴子,地上流了几滩血。

        她吓得语无伦次,急忙来找神妃。

        “那侍女人在何处,把她带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兰楚楚神情稍定,命人把那女子带进来。

        那侍女进来后,就再也没有出去了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产后,身子还虚弱,她将那名侍女的尸体拖拉着,朝着一条密道走去。

        那密道是她生下了那怪物后,命人偷偷挖掘的。

        梅园里的猫腻,她最清楚。

        自打那怪物生下来后,梅园就像是兰楚楚心底的一个噩梦,她始终不愿意去触碰,可又不得不碰触。

        她将那怪物关押在了梅园的那口枯井里。

        由于不相信任何人,她只能亲自不定时送一些食物过去。

        可那怪物不喜吃熟食,最喜欢吃生肉,尤其是活人。

        早前兰楚楚隔几日,就会诱骗一名侍女或者侍卫,可这几日,她身子困乏,又忧心着,就忘了去投食。

        想来是那怪按耐不住,自己出来害人了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费了不少气力,才将那侍女拖到了梅园。

        梅园昨晚发生了命案,那侍女也不敢四处喧闹,只告诉了兰楚楚,哪知就命丧兰楚楚之手。

        北境一年无四季,只有寒冬。

        梅园里的梅花常年盛开,发生命案的地方就在前方,红梅落了一地,有几滩血,触目惊心暗影法师
    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将血用雪掩埋了,手脚早已冻僵,她到了那口古井旁。

        古井上头她原本贴了一道禁制,如今那禁制早已不知所踪。

        一打开古井,里面森寒的风吹出,透出了一股血腥味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压下了作呕的冲动,咬牙切齿道。

        “怪物,你居然敢忤逆我的命令?!?br />
        一道黑影,从井底蹿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生下的这怪物,不愧是具有了奚九夜的神尊血统,虽然长得很丑陋,可生长极快。

        他出生就有小牛犊大小,徒手可撕开一名轮回境的武者的身子。

        这几个月,兰楚楚又用了活人活肉供养着,他的身子更是膨胀般迅速生长,如今站在了兰楚楚面前,就如一座移动的小山丘。

        他身上的鳞片,像是龟壳犹如蛇皮,暗绿色的皮肤上长满了肮脏的苔藓,嵌着两颗绿豆似的眼。

        在他的嘴角和手上,还残留着残皮和碎肉。

        那场景,乍一看到,就如恶鬼似的。

        看清了那怪物的模样时,兰楚楚禁不住惊呼了一声,身子一软,厥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娘——”

        尽管兰楚楚对那怪物百般苛刻,可骨肉亲情浓于水,那怪物对兰楚楚却是尊敬的很。

        他笨手笨脚着,将兰楚楚护在了身前,等了半晌,兰楚楚才悠悠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滚开,你这吃人的怪物!”

        兰楚楚只恨当时生下那怪物时,没有闷死他。

        她和九夜哥哥都是天人之姿,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怪物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想起了夜凌月死前,对自己和奚九夜的诅咒,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        难道说,这就是报应!

        不,就算是报应又如何,最终赢得了九夜哥哥的身心的都是她兰楚楚。

        “呜呜——娘——不要——”

        那怪物被兰楚楚扇了一个耳光,他皮糙肉粗,倒也不疼,但总归是难过的。

        他虽长得块头大,可还是个孩子,对娘亲的依恋,异于常人,几个月都被幽闭在古井,内心的孤寂可想而知。

        他呜呜隐隐着,想要去抱抱兰楚楚,却被她嫌恶的眼神刺伤了。

        他长得丑陋,可聪明的很,已经发现自己和这宫里的人长得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娘亲只怕也是因为遮阳,才讨厌他的。

        “娘,不讨厌——喜欢——娘”

        那怪物用着牙牙学语的口气说着,他没人可以说话,只能靠着偷听才学会了一些人语灵异女学生
    。

        “昨晚那侍卫是你杀的?”

        兰楚楚见那怪物对自己唯命是从,再看看他居然连神宫的侍卫都能轻易击杀,心中也有几分吃惊。

        怪物点了点头,又迅速摇了摇头,他指指自己的肚皮,很是委屈。

        “饿——饿”

        “我给你带了食物,刚死没多久,处理干净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兰楚楚指了指那侍女的尸体。

        怪物欣喜,他也知自己吃人恐怖,将那侍女拖进了古井,过了一刻钟后,才填饱了肚子。

        古井足有几十尺告,那怪物竟健步如飞,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        兰楚楚暗中看着,发现那怪物的身手很是了的。

        他生下来后就被监禁,根本没学过武,怎么会有如此好的身手?

        “你的武学,跟谁学的?”

        “看———看—”

        怪物饭量大,兰楚楚送来的食物,根本不够吃。

        他于是想法子突破了禁制,隔三岔五就去偷一些食物或者暗中击杀一些宫中的灵兽。

        偶尔几次,让他看到了宫中神将在练武,就学了一些招式。

        “只是看一次,就能学会?难道说这怪物虽然面目非人,却天赋惊人?”

        兰楚楚听罢,不知该喜还是该悲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天赋,若是是常人,必定能继承九夜哥哥的衣钵。

        只可惜,是个吃人的怪物。

        不过兰楚楚稍一想,一条恶计涌上心头。

        “娘亲这般冷落你,你可恨为娘?”

        那怪物约莫是听懂了“恨”字,他忙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不恨-——喜欢”

        “那娘说什么,你是不是就会听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那怪物连忙点头。

        只要娘亲肯多来陪陪他,他愿意为娘亲做任何事。

        “很好,娘亲遇到了一个麻烦,有个女人想要害娘亲,你听娘亲的,只要这般这般……”

        兰楚楚忍着心头的嫌恶,在那怪物耳边一阵耳语。

        怪物听得似懂非懂,但是一想到能让娘亲开心,他也不再迟疑,决心按照娘亲所说的一切做。
    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1745章 女婴 返回《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》目录 下一章:第1747章 迟来的痛楚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