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年旺财大礼包,100%返利! 2018-03-26
  • 斯柯达新SUV柯珞克3月19日上市 将推4款车型 2018-03-26
  • 北师大赵峥教授未得诺奖掩盖不了霍金对人类的贡献 2018-03-26
  • 60岁以上摔倒有个“正确姿势”,关键时刻能救命! 2018-03-26
  • 茅台袁仁国:贵州酒企既可战略重组 也可"软合作" 2018-03-26
  •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图书上市 让诗意在墨色间流淌 2018-03-26
  • 历代火影专属战衣大盘点 卡卡西最尴尬战衣也凄惨 2018-03-26
  • 网络文艺,不止“网络文学” 2018-03-26
  • 民航局局长领衔北京新机场运营筹备小组--旅游频道 2018-03-26
  • 货币基金也现乌龙指:操盘手一键下去 三百多万没了 2018-03-26
  • 大消费板块受青睐 这些股特大单净流入居前 2018-03-26
  • 博通正式放弃收购高通 科技行业最大并购案流产博通高通收购 2018-03-26
  • Zhang firmly focused on Web.com reward 2018-03-26
  • 民调显示多数香港人对经济有信心:加强与内地联系是动力 2018-03-26
  • 熬夜易怒最伤肝!爱肝护肝按四步走 2018-03-26
  •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» 恐怖小说 » 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列表 » 章节目录 第1337章 究竟是谁辜负了谁

    章节目录 第1337章 究竟是谁辜负了谁

    文/MS芙子
    推荐阅读:灵异女学生 暗影法师 恰似一江东流水 清末枭雄 霸道总裁宠萌妻 都市战途 宠夫如魔 魔兽世界之我的女王大人 空城多寂寥 都市美女保镖
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鲛人王冲着帝莘点了点头,表示感激。

        他的举动,只有同样身为男人,又同样有着挚爱的帝莘才会懂得。

        他跳入了水中,迎着巨浪,艰难地摇摆着鱼尾,接近那海底水鬼。

        “绮雪,是你,对嘛?”

        鲛人王颤着声,他的额头,那一抹神印发出了暗淡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听到了绮雪两字时,已经频临绝望的罗千澈不由看向了那水鬼。

        “鲛人王,你乱说些什么,你说它是我娘?这妖怪怎么可能是我娘?”

        罗千澈哑然失声。

        一天之内,她接连遭受了多个打击,可无论是哪一个,都不得眼前这水鬼竟会是自己的娘亲的残酷事实。

        这诡异丑陋的水鬼,怎么可能是她的娘亲。

        她虽说一出生,娘亲就难产死了,从未见过娘亲的真容。

        看罗千澈自小就听父亲和城主府的一些旧人们说过,她的娘亲罗绮雪是一个聪慧美丽的女子。

        她的娘亲,可是水神血脉,可她一样,是水神的继承人。

        水神的血脉,无论男女大多冰肌玉骨,具备出众的美貌和智慧。

        她们待人接物,很是谦和有礼。

        可这水鬼,非但杀戮成性,还丑陋不堪,它残害了渔寮镇无数的镇民。

        “它就是……她是绮雪。原来是你,难怪我会觉得那么熟悉。绮雪,你变成这样子,是因为我嘛。很抱歉,当年我辜负了你。你若是因此心生怨恨,那就把一切的仇恨,都发泄在我身上捡个老婆来双修最新章节
    。这一切都和渔寮镇的镇民们无关,更和千澈没关系。她是你的女儿,和你一样拥有水神血脉的女儿。

        鲛人王越来越接近那水鬼。

        水鬼像是石化了般,又像是在倾听鲛人王的话,它那双和人眼很是相似的血红色的眸子里,闪动着怪异的光。

        周围,海浪渐渐平息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那双眼中,也渐渐出现了柔和之色。

    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只听得“嗤”的一声,那水鬼的身子忽然僵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不,你绝不可能是我的娘亲,我没有水鬼娘亲,该死的怪物,别想再蒙蔽所有人,死,你给我死去吧!”

        罗千澈目露凶光,将体内的轮回水之力凝聚成一把锋利的长刃,刺入了那水鬼的心窝处。

        水鬼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叫声,它的身旁,波浪滚滚。

        触角似的藤条,疯狂地袭向了罗千澈。

        “嗤嗤”数声,九死一生之间。

        鲛人王挡在了罗千澈的身前,数十根箭一般的藤条将鲛人王浑身上下,刺得伤痕累累。

        罗千澈手中的轮水之力溃散开,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鲛人王的身子,从她眼前跌落。

        海面上溅起了一片红色的浪花。

        鲛人王用着最后一丝气力,扑向了海底的水鬼。

        “绮雪,停手吧,不要再一错再错了。我早就该猜到了,这里是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,只是为什么,你会变成这副模样。那些都是你的子民,你最在意的子民?!?br />
        鲛人王的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
        叶凌月再也忍不住,想要跨上前去,可还未走过去,她就是一愣。

        墨离海上的冤煞之气,淡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“绮雪,你是不是在怪我,没有按时回来找你。对不起,我回来迟了。若是你还恨的话,就把那一切怨恨,都发泄在我身上吧,镇民们是无辜的?!宾奕送跛底?,试着从身上摸索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终于,他摸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他的手上,是一盏已经压扁打湿漉了的花灯。

        那是水神节上的花灯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他每年都会放一盏。

        他听说过,水神节上放出去的花灯,能够一直流淌到忘川黄泉河内,亡魂都能收到那花灯。

        他一直在找,在找罗绮雪的亡魂。

        他要和她说一声对不起。

        看到那花灯时,水鬼那犹如头发般的藤叶一颤,发出了呜呜咽咽的哭声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个女人的哭声妃常得宠最新章节
    。

        “墨……墨泽”

        一团光晕从藤条里飞了出来,藤条迅速枯萎,从里面显露出了一个魂魄来。

        那魂魄虽很是模糊,却依稀可辨认出一名女子的魂魄。

        那魂魄踉跄着,到了鲛人王的身前,轻声呼喊着一个名字。

        墨泽却是鲛人王的名字,在这片领土里,只有一个人才知道鲛人王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那正是罗绮雪的魂魄,她伸开了手,想要扶住鲛人王,可她只是魂魄啊,根本没办法碰触到鲛人王重伤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“不!你怎么会是我娘!你不可能是我娘。你们俩都在骗我,一对狗男女,你怎么对得起我爹和水之城?!?br />
        罗千澈看到了娘亲的魂魄时,尖叫着,她怎么也不肯接受,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娘亲的缘故。

        这算什么?

        她本该早已死去的娘亲,一直冤魂不散。

        罗绮雪还在这片该死的海域里,等着鲛人王。

        两人这番生离死别的模样,算什么?

        罗千澈的质问,让罗绮雪和鲛人王都痛苦不已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罗绮雪,她也知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不可原谅,她该怎么解释?

        “他们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对不起他们的,分明就是你那猪狗不如的父亲罗谦?!?br />
        光子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胡说,你个下贱的舞女,你居然敢栽赃我爹,你究竟是何居心?”

        罗千澈勃然大怒,抬起手就要打光子。

        “啪”的一记耳光,光子下手又快又狠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一巴掌,是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,敢骂我的人,还没出世呢。你不信是吧,我就让你看看,事情的真相?!?br />
        光子早就想教训罗千澈了,这女人,早前一直排挤自家阿姐不算,还老是想勾搭帝莘。

        虽说他也看帝莘不爽,但好歹帝莘是阿姐的所有物,岂容他人觊觎。

        说罢,眸光一变,只见他的瞳,慢慢变成了金色。

        罗千澈被光子扇了一耳光,又气又怒,和光子拼命的心都有了。

        可她一碰触到光子的眼神,浑身一震,灵魂深处,升腾起了一种敬畏之感。

        那双金色的瞳,如同能看穿她的灵魂似的。

        只见一股柔和的神力,从光子的身上弥漫开。

        海面上起了一层雾,雾气朦胧中周遭的一切开始变了。

        
    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1336章 又一个水神血脉 返回《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》目录 下一章:第1338章 十六岁的约定(快捷键 →)